首頁 / 解讀 / 詳情

他最早提出了H股概念!曾是香港聯交所最年輕董事,抱憾互聯網時代,如今計劃成立虛擬銀行

羅曼 · 2020-01-18 08:53 來源:證券時報·e公司

1月10日,一向行事低調的第一東方投資集團主席諸立力在位于香港軒尼詩道的辦公樓接受了證券時報記者專訪。作為全球商界享有較高知名度的投資家和社會活動人士,諸立力31歲就成為香港聯交所理事會成員、會籍委員會主席及上市委員會副主席,這也是聯交所歷史上最年輕的理事。大家現在所熟悉的H股,就是由諸立力在聯交所理事會期間率先提出并力推落實的。

2019年8月1日,諸立力接替德?安妮?朱麗葉斯爵士(Dame DeAnne Julius)成為英國倫敦大學學院校董會主席,這是中國人第一次獲任世界頂尖大學校董會主席。諸立力于1979年畢業于倫敦大學學院法律系,主要研究公司法和商業法。他向證券時報記者表示,非常榮幸能有這樣的機會為母校服務,倫敦大學學院是近200年前在創新、包容和多元的愿景上創辦的,在全球互聯的今天,這些價值觀與我們更是息息相關。

在接受采訪過程中,諸立力有一個特點,就是他通常對記者拋出的問題不會立即作答,而是喜歡先思考一會兒,再準確說出年月日的某件具體的事,思路清晰,極富邏輯。

諸立力說,他“很有運氣”,可以為社會、為國家全力以赴,參與到改革開放的浪潮中,并有幸見證兩地資本市場的發展。

英國學成歸來參與香港資本市場改革

1957年,諸立力出生于廣東廣州,1961年隨家人遷至香港。15歲那年,他獨自去英國念中學,由于成績優異被倫敦大學學院法律專業錄取。據諸立力介紹,大學畢業后他就直接進入倫敦著名的史密夫律師事務所,從事國際投資、公司上市及收購合并等業務。1982年,諸立力在英國史密夫律師事務所獲得律師資格后,被派回香港協助該事務所在香港開辦香港分行,這也是諸立力日后參與香港及內地資本市場改革的契機。

“我回到香港三年之后就創辦了自己的律師事務所,主要從事跟內地投資及融資方面的法律咨詢,上世紀80年代香港法律界很少有律師行做這塊服務。當時內地金融改革開放也才剛剛起步,這也為我日后創辦第一東方投資集團奠定了基礎。第一東方投資集團是最早從事內地PE投資業務,也是最大的中國直接投資管理集團之一。”諸立力回憶。

香港最早的證券交易可追溯至1866年。而香港第一家證券交易所——香港股票經紀協會于1891年成立,1914年易名為香港證券交易所。1921年,香港成立第二證券交易所——香港證券經紀人協會。1947年,這兩家交易所合并為香港證券交易所有限公司。上個世紀60年代后期,香港證券交易所已滿足不了股票市場繁榮和發展的需要,1969年以后相繼成立了遠東、金銀、九龍三家證券交易所,香港證券市場進入四家交易所并存的 “四會時代”。

一個城市擁有4家交易所,在世界上甚為罕見,也帶來行政與監管上的困難。在香港政府的推動下,四家交易所合并勢在必行。1980年,香港聯合交易所有限公司注冊成立,經過多年籌備,1986年4月2日,“四會”正式合并,聯合交易所開始運作,并成為香港唯一的證券交易所,香港證券市場進入一個新時代。1986年,聯交所獲接納成為國際證券交易所聯合會的正式成員。

1986年之前,香港的證券經紀行一定要用個人或者合伙制承擔無限責任;1986年改革之后,香港政府允許證券經紀行股份制改造承擔有限責任。“我的父親諸兆鈞在1960年就創辦了諸兆鈞證券公司(廣利證券前身),我們是首批爭取改革的股份制證券公司,廣利證券為香港聯交所歷史最悠久的證券公司之一,聯交所現有500多個會員單位,我們的歷史是前十位。”諸立力表示。

1988年,諸立力成為香港聯交所理事會成員、會籍委員會主席及上市委員會副主席,也是證券及期貨事務監察委員會收購及合并委員會成員。這一年他31歲,是歷史上最年輕的一位理事會成員。“因為我是研究公司法、證券法的,說來也很巧,我父親1969年~1974年也是當時遠東交易所理事,同樣是學法律出身,后面創辦了廣利證券,我的家族應該說是見證和參與了香港資本市場的騰飛和發展。”諸立力回憶起父親時頗為自豪。

20世紀70年代末,中國社會變革貫穿了兩大主題——改革和開放,中國內地證券市場的創建初期也同樣體現兩大主題:交易所和證監會的設立,體現了制度改革和創新的社會變革目標。

香港聯交所如果想成為一個國際性交易所,必須將內地龐大的市場體量考慮進去。如何吸引內地企業赴港上市,幫助他們走出去,是一個值得深思的課題。一直從事內地投資及融資業務方面法律咨詢的諸立力敏銳地嗅到了機會。

1991年,諸立力在香港聯交所倡議引入優質國有企業在香港上市,推動了國企在1993年發行H股業務的發展。

率先推動B股H股試點助更多內地企業來港上市

20世紀80年代末90年代初,相比中國內地,國際資本的流動更傾向于東歐地區及東南亞等地。尤其東南亞,在70年代開始的長達20多年的經濟起飛中,成為國際資本投資的熱土。中國內地對外開放和吸引外資,在早期較多采用國際長期信貸和實業投資的模式,基本沒有股權投資的形式。在這樣的壓力下,創設證券交易所考慮的,就是如何運用股權投資這種國際投資者所熟悉的投資形式,來把吸引外資的大門開得更大一些。

1991年初,諸立力牽頭帶領香港證監會及聯交所上市部門的主管等人,一起探討中國內地證券交易市場的發展,如何吸引外資進入中國內地投資,“當時中國內地沒有公司法、證券法,也沒有監管機構,我們研究了兩年多”。

1991年,中國人民銀行上海市分行將“發行人民幣特種股票”列入議事日程,成立了由金融行政管理處牽頭,申銀證券公司參加的B股研究小組。同時,海外一些著名大公司如美林、美銀、高盛、奧本海默信托投資公司、美國西部信托投資公司等都對共同發行中國B股表現出極大興趣。

1991年11月30日,電真空公司委托上海申銀證券公司作為主承銷商,同境外證券包銷商正式簽訂了發行B股承銷協議書,正式拉開了發行B種股票的序幕。1992年2月1日發行結束,2月21日電真空B股在上海證券交易所上市,標志著中國內地證券市場的一個創新品種——第一只人民幣特種股票正式問世。

“我們廣利證券成為B股國際包銷商,當時中國人民銀行任命14家B股國際包銷商全部都是摩根士丹利、高盛、美銀等國際投行,我們是唯一一家港資券商,在參與內地金融業務方面,不管是法律、證券還有監管方面我都是最早的。”諸立力表示。

在吸引外資進來的同時還要積極走出去。1991年初,諸立力率先提出H股概念,吸引內資來港上市。他向證券時報記者表示:“1991年我去北京的時候,那時候中國證監會還沒有成立,跟我們對口的單位是聯辦(原證券交易所研究設計聯合辦公室)、中國人民銀行、國家體改委、財政部還有國有資產管理委員會。接待我們的是時任聯辦秘書長王岐山,H股是我最開始提出來的,最初的推動者包括時任證監會主席歐偉賢先生、中創前主席張曉斌及清華大學趙家和教授等。1993年6月29日,青島啤酒在香港招股,7月15日正式上市,成為中國內地首家在香港上市H股的國有企業,緊隨其后就是上海石化、廣州廣船。我是廣州廣船的法律顧問,也是第一批獨立董事。”

海外上市不僅拓寬了中國內地企業的融資渠道,這一過程中,海外投資銀行也開始接觸內地市場,國際投資者進一步了解中國的情況,增強了投資中國的信心,同時加速了國有大型企業轉換經營機制,提高國際知名度和競爭力。H股的發展也為港交所日后發展成為具有國際競爭力的交易所打下了基礎。

就交易品種來說,香港市場的構成包括股票市場、衍生工具市場、基金市場、債券市場。其中,股票市場是最重要的組成部分,而源自內地的股票占據了香港市場的半壁江山。過去20多年,越來越多內地企業選擇在香港上市。截至2019年末,在港上市的內地企業達1241家,占香港全部上市公司(2449家)的50.7%。

港交所最新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末,香港上市公司的總市值為38.165萬億港元(2018年為29.9094萬億港元),其中來自內地民營企業的市值占比為73.3%(2018年為67.5%)。在整個香港市場成交額方面,來自內地民營企業的占比為82.5%(2018年為79.5%)。

多年來,諸立力在全球商界樹立了極高聲望,并一直活躍于包括世界經濟論壇、英國皇家國際事務研究所和美國大西洋理事會等在內的多個國際組織。

“我很有運氣,25歲從英國留學回來,31歲進入聯交所成為最年輕的理事,33歲的時候有幸參與B股、H股改革,推動內地企業來香港上市。現在我62歲了,回頭來看自己的人生有幾個比較大的機遇,比如進哪一所學校、學哪一科、第一份工作等等,抓住了機會,然后自己努力,為公司、為家族、為社會、為國家全力以赴,參與到改革開放的浪潮中,有幸見證兩地資本市場的發展。”諸立力說。

2019年,英國倫敦大學學院宣布杰出的國際商界領袖、校友諸立力被委任新一屆校董會主席,并于當年8月1日接替德·安妮·朱麗葉斯爵士。這是中國人第一次獲任世界頂尖大學校董會主席。

創辦第一東方投資集團直接投資內地業務

1988年,諸立力創辦第一東方投資集團,總部設于香港,當時主要股東有諸氏家族、日本丸紅和日本三菱信托銀行。1990年,諸氏家族收購了日方權益,并調整了公司業務,使其成為諸氏家族獨資公司。公司的投資策略是專門從事“大中華”地區和東南亞地區的直接投資業務,成為最大的中國直接投資管理集團之一。

諸立力稱:“當時從英國回來后創辦了自己的律師事務所,處理了很多外資到中國投資的法律咨詢問題,以及中國金融機構到海外融資的業務;家族也是做證券業務的,父親創辦了廣利證券,所以當時就想著我們也有很多資源,為何不自己做,自己去投中國內地的業務。”

據諸立力介紹,第一東方投資集團對內地企業的投資都是長期的,可以投資到5年~10年甚至更久,即便是無法達到利潤最大化,也不會像外界所詬病些企業那樣,一旦上市就拋售股票退出。此外,第一東方投資集團還有一個“附加值”的優勢。公司協助企業改制,包括證券、法律方面的一些咨詢,都是免費的,而且不斷去幫助企業積極走出去。

諸立力以1991年投資的山東晨鳴紙業為例做了詳細解釋。他稱,最初投資晨鳴紙業的比例是25%,并協助其股份制改制,讓它變成中外合資企業,推動其來港上市。晨鳴紙業是第一家A、B、H股都有的公司。當時進去的時候,晨鳴紙業年產量3萬噸,到退出的時候年產量已超過300萬噸。

作為中國直接投資領域的先驅,第一東方投資集團在過去30年組建了10只中國PE基金,帶動了超過1000億元的總投資進入中國市場。

“當然也有投資失敗的時候,年輕的時候覺得自己什么都懂,對證券法、公司法研究得很透,但一開始在中國投資的5個項目都失敗了。從現在來看,很感謝當初的投資失敗,如果一開始就很順利,很有可能后面就會輸得很慘。”諸立力稱。

第一東方投資集團自成立之后,30年里一共投資了200多個項目,業務范圍涉及國內52個城市。在內地的投資中,基建、金融服務和輕工業各占三分之一。談及未來投資方向,諸立力認為,在金融科技領域,內地公司已經“跑出”,可向外出口,而日本的再生能源、節能、養老等行業值得內地借鑒。

看好金融科技計劃成立虛擬銀行

諸立力看好金融科技的發展。目前,第一東方投資集團有直銷銀行理財比價選擇平臺“比財”,首年下載量達2000萬次。諸立力形容“比財”是財務版的Trivago(酒店搜索引擎),能比較同一時間哪家銀行的定存利息最高等,“唯一不足的就是只有內地身份證才能受理”。他期待未來能有突破。此外,諸立力亦計劃成立虛擬銀行,“但在哪里做和怎樣做,則需進一步探討”。

諸立力向證券時報記者透露,第一東方投資創辦的日本樂桃航空正積極探討增開內地城市航點以及增加來往香港的航線航班。樂桃航空最近與日本另一廉價航空公司香草航空合并。諸立力表示,樂桃已成為日本第三大航空公司,機隊規模增至36架。他回憶,8年前樂桃航空創辦時僅有3架飛機,員工已從當時的100人增至目前的1500人。

“航空業利潤率很低,加上日本公司服務要好,難能可貴的是我們在營運第二年就開始盈利至今。”諸立力談及對日本航空的投資頗為自豪。隨著香港第三條跑道將于2022年落成,他希望能增開香港來往日本各城市的航線。他也看好內地航空旅客需求,計劃增開北京、廣州、青島等地航線。

回顧自己的投資生涯,諸立力稱也有遺憾。他向記者表示,2009年8月17日,第一東方投資集團全資附屬公司第一東方(上海)股權投資管理有限公司獲批注冊,成為首家在上海正式落戶的境外私募股權投資管理公司,但當時內地市場并沒有完全放開,所以即使拿到了私募股權牌照,也沒有立即啟動在內地融資。如今,中央已宣布將放開外資在金融服務業務的持股比例限制,他希望未來有機會在內地開展有關業務。

諸立力表示,過去因對互聯網不了解而錯過了互聯網時代的機會,“馬云是我多年的朋友,但當時我的背景是證券、法律,所以當時錯過了,但現在不一樣了,要擁抱科技帶來的社會變革”。

評論(0)
福建快三开奖结果查询爱彩乐